手机网
入驻财经号 登录 客服 |
首页> 财经> 正文

80后首富的生态危局

格隆汇·港股那点事格隆汇·港股那点事 2018-12-07 20:31:37
分享到:

来源:市界

“风口论”甚嚣尘上时,王麒诚表示,他一定会在风来之前,坐到猪的位置上。但他的偶像马云却曾警告,风口过了,死的都是猪。

60后马云,70后贾跃亭,80后王麒诚,有媒体曾将这三个人并称为“三代造梦者”。 

前两者大家都很熟悉,最后一人却在聚光灯下消失已久。 

王麒诚是创业板上市公司汉鼎宇佑的实控人,2016年《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榜首,曾经备受追捧的80后创业明星。 

尽管有“三代造梦者”之说,但王麒诚与贾跃亭的相似之处似乎更多。两人都曾在短时间内抓住行业风口,借助资本和杠杆的力量迅速扩张,建立起涉及多行业的庞大“生态体系”。 

“风口论”甚嚣尘上时,王麒诚表示,他一定会在风来之前,坐到猪的位置上。但他的偶像马云却曾警告,风口过了,死的都是猪。 

80后“生态狂人”

王麒诚、吴艳夫妇正式走进大众视野,要追溯到2016年的《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彼时,夫妇俩以245亿元身家占据榜首,一时成为舆论焦点。 

▵ 王麒诚和吴艳

王麒诚大学毕业即创业,花了10年将公司做上市,随后又辞职二次创业,一手打造汉鼎宇佑集团,旗下有150多家子公司。在创业热情高涨的2016年,他是当之无愧的创业明星,一度被视为“80后创业代表”,对标60后的马云和70后的贾跃亭。

有媒体曾经这样写道:“三位企业家虽然处于不同的时代,但对于生态圈的偏爱却是如出一辙。”

马云自不必说,阿里帝国的强大人尽皆知;在“下周回国”还不是一个梗的时候,贾跃亭凭借他的“生态化反”圈钱无数;而王麒诚也是圈内有名的“生态狂人”。 

王麒诚曾如此描述自己的“生态布局”:5大板块、19个领域、133家公司、千亿生态。汉鼎宇佑集团官网信息显示,其布局的5大板块分别为信息技术、影视传媒、资产管理、健康环保和金融控股,都曾是红极一时的风口行业。 

▵ 杭州 汉鼎国际大厦

不过,与马云近20年的稳扎稳打不同,贾跃亭和王麒诚都更青睐资本运作和杠杆的力量,他们对速度如饥似渴,迫切希望在短时间内构建一个大而全的生态帝国。 

在这个生态帝国版图中, 核心是一家上市公司,大部分运作和布局围绕其铺陈开来。于贾跃亭,核心是乐视网;于王氏夫妇,则是汉鼎宇佑(300300.SZ)。

2

猴子掰玉米式转型 

汉鼎宇佑(原名汉鼎股份,300300.SZ),实际控制人为王麒诚、吴艳夫妇。 

公司原主业是以建筑、公共安全管理为核心领域的智能化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产品包括智能建筑集成管控平台系统、节能综合管理系统、自然灾害应急联动系统和城市安全监控系统。 

2012年,其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IPO市值仅15.66亿元。 

上市当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增速立刻出现断崖式下跌,前者从90%以上跌至20%左右,后者从50%以上下滑至不到10%。

公司财报绝口不提增速下滑一事,只是从上市第二年就高喊业务转型,并以几乎每年一个新领域的速度扩大业务范围。 

2015年是汉鼎宇佑(当时还叫汉鼎股份)全面转型之年,公司在年报中表示,要“在创新金融领域重点培育新的增长点”。所谓创新金融,就是互联网金融,当时最大的创业风口之一。

当年5月,上市公司以建设互联网金融平台和补充营运资金为由,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24亿元。按照原计划,募资中的17亿元将用于建设互金平台,7亿元补充营运资金。

最终,由于两家机构弃购,实际募资额仅为13.97亿元,公司不得不把互金平台建设投资额大幅缩减至6.83亿元,营运资金投资额则不变。 

值得一提的是,实控人吴艳认购金额近10亿元,占整体募资额的7成。 

2016年募资完成之后,公司先后设立子公司汉鼎金服和孙公司杭州鼎有财作为项目实施主体,并上线了“鼎有财2.0版本”和“鼎及贷”两项核心产品,准备大展拳脚。 

与此同时,王氏夫妇迫不及待地推出了重大资产重组计划。上市公司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将以战略并购为切入点,快速打造泛娱乐产业生态,并以此带动创新金融、智慧互联的发展。也即是公司转型的2.0版本。 

并购预案显示,汉鼎宇佑将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网络游戏研发公司上海灵娱100%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交易总对价为19.6亿元,是上市公司2015年末资产总额的1.21倍。 

预案披露后,深交所两次发函要求上市公司完善预案内容,补充披露相关信息。但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汉鼎宇佑竟然跟监管打太极,修订后的重组草案及相关文件仍然存在内容不完整、风险提示不充分的情况,对问询函重点关注的问题也未进行充分披露。 

对抗监管的后果是,董事会、王氏夫妇、董秘方路遥被下发监管函,上市公司收到第三封重组问询函,再度被要求补充披露相关问题。不仅如此,汉鼎宇佑成功引来监管重点关注,证监会审核之后也列出了一长串问题要求其回复。 

2017年5月8日,上市公司以涉及核查事项较多、补充更新过期的财务资料等工作耗时过长,无法在期限内回复证监会为由,申请终止审查上述交易。 

打造泛娱乐生态的战略并购就这么黄了。 

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监管风向突然趋严,由于合规方面的欠账,公司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建设瞬间陷入停滞,相关募投项目一改再改,最后被悉数放弃。 

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用于投入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资金共计1.17亿元,且项目可行性发生重大变化,被完全终止。报告中未披露累计实现效益,可以确定的是,截至2016年末,该项目收益还是负值。 

互联网金融和泛娱乐生态建设双双受挫,王氏夫妇立刻掏出了“汉鼎宇佑3.0版本”,宣称要布局智慧医疗和智慧商业。 

对于这种猴子掰玉米式的生态布局,A股有种更接地气的说法:蹭概念。有媒体甚至直接将王麒诚称为“贾跃亭门徒”。

3

主营业务一蹶不振

转型以来,汉鼎宇佑的战略布局从移动互联、智慧城市一直拓展到互联网金融、泛娱乐、智慧医疗等,每一步都踏在当年的热点风口上,公司经营业绩却每况愈下。 

上文已经提到,汉鼎宇佑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增速在上市后均迅速下滑,并于2015年开始陷入负增长。

2015年至2017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13亿元、4.37亿元和4.04亿元,连续三年下滑;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869万元、3577万元和8514万元,2017年的回升是由于当年处置资产实现了8000多万元的投资收益。

以反映公司实际经营状况的扣非净利润来看,情况更加糟糕。2016年和2017年,汉鼎宇佑分别实现扣非净利润-1112万元和-289万元,连续亏损。 

实际上,尽管王氏夫妇自2015年后力主公司业务转型,但迄今为止,公司的收入仍旧以智慧城市业务收入为主。据市界粗略统计,2017年以前,原主业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均超过90%;2017年至今,该像数据仍接近80%,对公司经营状况影响较大。

注:由于上市公司经常调整统计口径,

智慧城市业务相关数据并不完全精确。

市界统计发现,2012年以来,公司智慧城市毛利率整体呈下降趋势,由此带动综合毛利率下滑,成为经营业绩下滑的原因之一。 

更直接的原因则是期间费用率的上升。

2012年至2017年,汉鼎宇佑整体期间费用率从8.59%上升至31.19%,成为公司主营业务利润增速放缓,甚至亏损的元凶。 

从上图可知,期间费用率的飙升的主要原因是管理费用率抬升,该项指标大幅上升的时间与上市公司转型时间基本吻合。

2014年起,上市公司管理费用从4000万元左右增长至8000万元以上。此后,管理费用维持高位,整体营收却开始下降,两项因素叠加,严重侵蚀主营业务利润。 

王麒诚令人眼花缭乱的生态布局不仅没有挽救颓靡的业绩,甚至可能抬高了管理成本,成为业绩下滑的推手。

4

资金压力盖顶

与经营情况相比,汉鼎宇佑频繁转型可能带来的资金压力更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2012年至2018年1-6月,公司对外投资额共计29.78亿元,约为2012年末总资产的3.69倍。尤其在2015年宣布全面转型后,上市公司对外投资金额开始飙升。 

仅2016年,汉鼎宇佑就通过并购、新设、增资等方式投资了微贷金融、Aurora Mobile Limited、全民歌星等22家公司,涉及金融、技术、娱乐、传媒等多个行业,对外投资金额高达12.95亿元。 

大手笔投资之下,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连续多年保持净流出,并同样从2015年开始金额猛增,于2016年达到净流出8.09亿元的峰值。

与此同时,汉鼎宇佑的经营性现金流状况也不乐观。由于业绩增速下滑,经营性现金流入增长缓慢;另一方面,公司近年来存货余额不断增长,存货周转率和应收账款周转率大幅下降,回款难度加大让现金流雪上加霜。 

2012年至2018年1-9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约-2.5亿。其中2014年、2015年和2016年连续大额净流出,一度引来监管发文关注。 

出的多,进的少,转型钱从何来? 

不少人认为来自2016年刚完成的非公开发行募资。深交所也特意对此问询:你公司坚持将高达7亿元的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营运资金,是否将其用于投资? 

汉鼎宇佑却予以否认,他们表示,上述营运资金中的6.30亿元已于7月至9月之间被用于偿还银行贷款(短期借款)。 

有意思的是,2016年上半年,公司短期借款余额激增,从年初的2.98亿元增至7.30亿元。半年新增4.32亿元,颇有突击借款的意味。 

实际上,手握7亿元流动资金,上市公司无论是借款投资,还是将募集资金转换为自有资金投资,都能游刃有余。但当募集资金花光了,上市公司又该怎么办? 

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已使用9.97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占募资总额的7成以上,募集资金账户余额仅剩1.17亿元,原募投项目却几乎全军覆没。

5

“汉鼎生态”大厦将倾?

随着募资消耗殆尽,汉鼎宇佑的偿债能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危机端倪初现。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4年以来,汉鼎宇佑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都出现大幅下降,唯有在2016年完成募资时出现过反弹。

上述两项指标被用于衡量企业偿债能力,它们的大幅下滑,通常是资金危机的前兆。王麒诚的“生态布局”恐怕需要从长计议了。

上市公司体系之外,王氏夫妇的资金状况恐怕也不宽裕。 

Choice数据显示,吴艳、王麒诚夫妇及其控制的汉鼎宇佑集团已经质押了大部分所持上市公司股票,后者质押比例更是高达100%。并且,王氏夫妇股票质押比例常年维持在80%以上。 

实控人常年高比例质押,通常会引发外界对上市公司资金状况的担忧,而从近期屡屡发生的上市公司债务爆雷事件来看,这种担忧不无道理。 

值得一提的是,王麒诚曾在上市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时,联合汉鼎宇佑集团副总经理王智斌、宇佑传媒的副总经理缪路漫、杨涛,进行内幕交易。该项交易以王麒诚亏损48万元,并被证监会处罚40万元告终。 

对此,有媒体评价其为“身家百亿,但贪图蝇头小利”。汉鼎宇佑当前市值仅70多亿元,结合这些年的运作情况,王氏夫妇身家到底有没有百亿可能还不好说。 

时至今日,王麒诚仍对外宣称目标是马云。至于贾布斯?他可能回不了国了。

温馨提示: 近期发现个别投资者私下汇款给博主,引发纠纷。在此中金在线提醒网友们提高风险意识,请通过正规渠道消费,确保财产安全。客服咨询电话:4008888366。

版权声明:本文由入驻中金在线财经号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如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及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
展开全文

0条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中金登录 微博登录 QQ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举报此人

    X
    确认
    取消

    24小时热文 换一批

    热门视频换一批

    鲜花打赏 X

    可用金币:0

    总支付金额:0

    您还需要支付0
    我已阅读《增值服务协议》
    确认打赏

    1鲜花=0.1元人民币=1金币    打赏无悔,概不退款

    举报文章问题 X
    参考地址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