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网 Android App IOS
入驻财经号 登录 推广| 客服 |
首页> 财经> 正文

康波中的人们,暴跌后的“建设性妄想症”

梅格妮梅格妮 2018-02-13 08:58:22 573
微信订阅该作者
梅格妮
分享到:

来源:秦朔朋友圈

2017年12月27日,“周期天王”周金涛先生逝世一周年,我曾在秦朔朋友圈发表过一篇纪念文章——《人生与康波,财富与命运》。他最为人所知的观点是:“你的一生就是一次康波,三次房地产周期,九次固定资产投资周期和十八次库存周期”。近日,股市暴跌,周金涛先生的言论又被大量转发。不过他说过,“股票不是长周期问题,随时波动,这个在我们周期中没法明确定义”。


2016年至2025年,都是第五次康波的萧条阶段。这是我们要理解的大背景。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是平等的,且有主观能动性的。在长周期面前,我们是可以做很多准备的。在应付突发性问题的时候,我们即便没有足够多的一手经验,也可以学习并借助别人的经验,因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什么是建设性妄想症?这是美国演化生物学家、生理学家、生物地理学家以及非小说类作家贾雷德·戴蒙德在《为什么有的国家富裕,有的国家贫穷》里提到的。他最著名的书是《枪炮、病菌与钢铁》。


巴布亚新几内亚人认为,睡在大树底下是危险的,他们害怕睡在树下,宁愿睡到百米开外的露天地上,也不愿意在大树底下的帐篷里。尽管大树看起来非常有安全感。但他们说,大树已经枯死了,会随时倒下来,把人们砸死。


贾雷德·戴蒙德认为他们夸大了忧虑,到了被害妄想狂的程度。但随后,他每晚都会听到某个地方有枯死的树木倒地的巨响。并通过数字计算,他得出风险是千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他每次都这么做,3年之后就大概率已经死了。这是巴布亚新几内亚人从命运中汲取的教训。也就是说,你只做一次风险系数小的事情不要紧,不过假如你需要重复做这件事情,这种风险就会积累,而一旦你做的次数足够多,这种风险最终会落到你的头上,要了你的命。建设性妄想症是对抗侥幸心理的良药。看似安全的地方,总是充满即将爆发的危险。比如特朗普刚在今年的达沃斯论坛上说,他推行的促进经济增长政策使得美国股市“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新的纪录”,美股不久就多次闪崩。


这跟灰犀牛类似,但也不一样。“灰犀牛”是与“黑天鹅”相互补足的概念,“灰犀牛事件”是太过于常见以至于人们习以为常的风险,“黑天鹅事件”则是极其罕见的、出乎人们意料的风险。而建设性妄想症,面向的是看得到的小风险,并不习以为常也并不罕见,日积月累会变成大风险,量变引起质变。


生过孩子并在养育孩子的人特别明白,生活中布满了风险和危机,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孩童能够活下来,是靠幸运环绕以及周全的照顾。因为父母及亲人,把孩子置于特别安全的环境之中,正是“建设性妄想症”最严重的时期,他们会把大大小小的风险都替孩子拒之门外,形成一个“金钟罩”。


美国中央情报局也是“建设性妄想症”的实践者。他们认为,导致政府瘫痪的最有可能的全国性预测因子是“婴儿死亡率”高。如果这个指标高,就说明这个政府软弱无能,没有效率,连婴儿保护这个最应该做到的事情都做不到。


古代罗马人比古代赞比亚运气好得多。因为种类繁多的可驯化、改良的野生动植物物种更早地传播到了古罗马而没有传到古代赞比亚。国家之间发展有历史性差别,不可跨越,起始条件就不一样。

赞比亚拥有优越的自然条件,水能特别发达,赞比西河(刚果河的发源地)上建造了巨大的水力发电站。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特别是铜矿。赞比亚气候温暖湿热,每年可以几季庄稼。国内爱好和平、政局稳定、实行民主制度,部落之间也没有械斗,没有内战,也不与邻国发生战争,人民勤劳善良,重视教育。这是一个看似很好的国家。

 

但赞比亚是在2014年才从不发达国家变成发展中国家的。2016年,赞比亚GDP为210.64亿美元,人口数量为1659万人,人均GDP仅相当于中国西藏的1/4。由于寄生虫病、疟疾以及当前严重的艾滋病,赞比亚人的平均预期寿命仅为49岁(WHO,2016年,西藏为70岁)。

生为热带国家,没有办法。热带国家为什么普遍比较贫困?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


第一、热带地区的土壤肥力低,土质贫瘠。过去几百万年的冰川时代,冰川从北向南,然后再从南到北后退,反复了至少22次。冰川运动带来了深层的土壤。而这个过程,热带从来没有经历过。落地的有机物会迅速分解,强降雨会将其冲入河里带进海洋。热带虽然物种丰富,但是病原菌、昆虫和霉也更多。

第二、热带地区多复发性疾病,人口体质总体水平不高。世界上最好的公共健康设施就是温带地区寒冷的冬季。温带的疾病通常是流行性疾病,而热带的疾病通常是复发性疾病。人生悲剧多,学成报效国家的时间很少。疟疾之于赞比亚是仅次于艾滋病的最严重的的传染病。得过疟疾的人即使还活着,体质也很弱。

第三、人力资本多重局限。平均预期寿命短以及平均死亡率高的结果是,父母必须多生育孩子,以应对他们生养的许多孩子可能夭折的情况。妇女的生产力就被禁锢了。

第四、工业化天然障碍多。持续高温,工业机械往往比温带国家更容易被损坏,故障也更常见,工业化就会受阻。

第五、自然资源诅咒。自然资源分布不均,容易导致国家的内战和分裂活动。自然资源这个行业容易滋生腐败。此外,围绕资源的产业发展是有机会成本的,会失去掉很多其他领域的发展机会。


世界上有很多不公平,不是人为造成的,人们也改变不了。但生活在那里的人依然很努力,也在一点一点进步着。这也是建设性妄想症的应用场景,看似安全的地方其实充满危险,看似优势其实是劣势。这是最需要警惕的地方。


完美主义,极度焦虑的父母在孩子的养育过程中,常常会“生怕一步踏错满盘皆输”,或是“一种深切的危机感,好像生活随时会毁于一旦”。这个就是“建设性妄想症”真的变成了“妄想症”了。因为人们都忽略了,孩子会长大,他/她会有自己的心灵和认知世界的方式。这种不确定性和无法预知的潜力和天赋,令人喜悦和充满希望。


《道德经》第五十章写道:盖闻善摄生者,路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用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


善于维护生命的人,在陆上行走不会遭遇凶恶的犀牛和猛虎,即使参加战争,也不会受到武器的伤害。对于他,犀牛于其身无处投角,猛虎于其身无处伸爪,武器于其身无处显露锋芒。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可以让人致其于死命的要害部位。生命的玄妙之处就在这里。人们是可以修炼到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自己的内心,也没有什么可以伤害自己的身体的境界的。

人的一生至少会出现一次严重的个人危机。对自己的身份、核心价值和世界观都产生怀疑。最理想的情况是,人们成功地接受了新的价值观,以更加强势的状态出现。最坏的是,彻底崩溃,找不到任何应对现状的新出路,甚至自杀。


这就更需要“建设性妄想症”的帮助。克服无助感最好的方法,就是建立问题的围墙,把问题放在里面,保持问题之外的人生的乐观,关门打狗,好好解决问题。每个人都无法避免遇到人生重大的问题,每段关系也是,有建设性妄想症的人早就有预案,可以减少突发事件引起的内心震感。他们会通过学习,学习,再学习,坚持学习,同时学会去多方面获得外界力量的支持。


所以,面对暴跌也好,萧条也好,人要活得心灵特别滋润,做好充分准备,用旁观者的心态,去看万物运化。

财经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入驻中金在线财经号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如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及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
展开全文
财经号小程序

1条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中金登录 微博登录 QQ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举报此人

    X
    确认
    取消

    鲜花打赏 X

    可用金币:0

    总支付金额:0

    您还需要支付0
    我已阅读《增值服务协议》
    确认打赏

    1鲜花=0.1元人民币=1金币    打赏无悔,概不退款

    举报文章问题 X
    参考地址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