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网 小程序
入驻财经号 登录 推广| 客服 |
首页> 股票> 正文

谁是A股大哥?

梅格妮梅格妮 2018-03-13 08:42:37 1330
微信订阅该作者
梅格妮
分享到:

来源:陆家嘴局座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陆家嘴局座”(ID:lujiazuijuzuo666),作者:局座。


1995年,好莱坞影片《真实的谎言》在大陆上映,这是一部美国动作大片,投资金额高达1.2亿美元,该片最终大获成功,成为90年代动作片中的经典。也是这一年,在中国上海,同样上演了一部惊心动魄的“动作大片”。

 

1995年2月,国债期货多空双方就327品种展开对决,其中空方是万国证券的老总管金生,当时他所领导的万国证券,占到了全国一级承销业务总额的60%,在二级市场的经纪业务中,也占到了全国总额的40%。当时万国证券有一句响亮的广告词,说“万国证券,证券王国”。

 

而管金生的对手中国经济开发信托公司,简称中经开,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当时的财政部。而管金生与中经开对决的标的,是1992年发行、于1995年到期的三年期国库券,是国债期货的一种主力品种,证券代码327。

 

327国债上涨时多方兴奋心情,1995年2月23日


同年2月23日,财政部将提高327保值贴现率的消息得到证实,多空双方的对决也因此到了白热化状态。面值百元的327,上午一度被中经开拉到了150元,当时的管金生有点懵了,要知道327国债每上涨1元,万国证券就要赔进去10多个亿。

 

中午12点多的时候,管金生找到了时任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提了三个请求:“能不能给我增加点持仓量?”“交易所能不能发个通知,说到现在为止,上海证券交易所没有接到财政部贴息的通知?”“能不能把国债期货交易停下来?”

 

很显然,尉文渊不可能答应管金生任何一个请求。

 

到了下午4时22分,空方突然发难。327国债期货大量抛单突然疯狂涌出,50万口!100万口!最后一张730万口的超级大单,直接把价位强行压至147.40元。全场目瞪口呆。

 

收盘后,根据统计,这天交易的最后七八分钟,万国证券一共砸出了1056万口的卖单,面值高达2112元,而当时所有的327才值240亿。很快,交易所在闭市后发出通知:“经初步调查,发现327国债期货出现严重蓄意违规迹象,交易所正在作进一步调查了解,请各会员单位等待通知。”

 

晚上9点左右,上交所宣布:


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交易是异常的,经查是某会员公司为影响当日结算价而蓄意违规,故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327品种的交易无效,该部分成交不计入当日结算价、成交量和持仓量的范围。经过此调查当日国债成交额为5400亿元,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违规前最后签订的的一笔交易价格151.30元。

 

在“327国债期货事件”中,很多人把事件的原因归结为管金生的头脑发热,无视持仓规定,但实际情况并不那么简单。根据当时的市场情况,对国债期货交易价涨跌的预测,主要依据是国家定期发布的储蓄保值贴补率,而国家对保值贴补率的计算公式却从来没有对外公开过。于是,这个计算公式成了国债期货市场的哥德巴赫猜想,无数人为之殚精竭虑。往往是今天出现一个据说最正确方法,明天又传出一个内部计算公式,这也是国债期货市场频繁波动的主要原因。

 

右二管金生,1990年


同年5月17日,时任证监会副主席李剑阁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为维护改革开放形势,保持经济和社会稳定,保证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经国务院批准,现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暂停期货交易试点。10月9日,万国证券公司总裁管金生被依法逮捕,最终以受贿和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万国证券也被迫与申银证券合并,形成了之后的申银万国证券公司。

 

《阿Q正传》是鲁迅先生代表作之一,阿Q原本是个不被人瞧得起的混小子,姓赵,在《百家姓》里排第一,可赵太爷却“给了他一个嘴巴”,反问“你怎么会姓赵?你也配姓赵!”管金生最终惨淡收场,主要原因之一,肯定有高估自己的成分。

  

1


沿着上海的南京路,一直往西,有一个地方叫静安寺。这个静安寺可不得了,它比上海建成的时间还早,相传始建于三国时期。

 

80年代,在静安寺附近的南京西路1806号,曾经有一家10平米左右的理发店。后来这家理发店换了主人,这个新主人来头可不小——上海工商银行信托投资公司。1986年9月26日,就在这个被改造过的理发店里,全国第一个股票交易柜台开业了,史称“静安营业部”。



静安营业部,1986年


1989年,中央决定开发建设上海浦东地区,并决定设立上海证券交易所。1990年4月18日,上海浦东开发办公室正式成立,两个月后,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的朱镕基,在海外访问的时候宣布上海证券交易所将于年内开业。


他这一宣布,不但令海外舆论界大感惊奇,同样也让国内筹办交易所的人感到措手不及,毕竟1990年并没有成立交易所的计划。时任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金管处副处长的尉文渊主动请缨,并向领导立下军令状——保证上交所年内开业。

 

当然,消息出来后,急眼的还有深圳领导,因为深圳证券交易所想营业的申请早就递了上去,连牌匾都做好了,但就是迟迟得不到批复,开不了业。深圳自然很着急,但怎么办?在左等右等还是得不到上级领导批复的情况下,时任中共深圳市委书记郑良玉果断拍板:先开始试营业,手续由市里申请补办。

 

1990年12月1日,深交所试营业,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家开门营业的证券营业部。因为抢了上交所的“第一”,深交所与上交所之间,也就此结下了梁子。

 

八天后,12月19日,离年底只差十几天的时候,上海证券交易所在黄浦路19号浦江饭店二楼餐厅终于开业。由于时间仓促,上证所成立的时候自己的新大楼还没建好,只能临时租用了上海浦江饭店的孔雀厅来做交易大厅。

 

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朱镕基参加开幕仪式,1990年


那一天,开始交易的只有8只股票,分别是:延中实业、真空电子、申华实业、爱使股份、小飞乐、大飞乐、豫园商城和浙江凤凰。这就是我们常常说到的“老八股”,而且当天上证指数的收盘点位为99.98点,数字极为吉利。

 

1990年,是中国股市诞生的正日子。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初期,上海股票供求关系严重失衡。当时新的股票一时推不出来,只能先通过对已上市公司增资扩股的方式,来增加股票的流动性。

 

1992年5月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放开了涨停板制度以及“T+1”制度,随后的“股疯时刻”就此来临。究竟有多疯狂?放开涨停板当天,上证指数一小时就从842点,涨到了1365点。股票的涨势更是疯狂,以“电真空”为例,他的最高价是2644元,最低价为1942元,中间直接相差了700多块钱,要知道,那时候还是90年代初期。

 

巨大的赚钱效应,对于新股的发行,大家更是翘首以盼。为保证新股发行的公平、公开、公正,经人民银行决定,新发的股票采用抽签认购的方式向社会公众发行,这也是“打新股”最初的由来。

 

当年,计算机技术还未广泛应用,所有想认购股票的,必须要拿着身份证去营业部认购,当时的火爆情况可想而知。据《深圳特区报》记者金涌回忆,当时深圳的常住人口60万,发新股时却涌进了100多万人。上海更是厉害,1991年12月,上海三家证券公司尝试联合租用上海20多个体育馆,那次动用的工作人员、物力之多,在上海股票发行史上是空前的。为了确保发行安全,几乎调动了上海所有警力,但还是出现江湾体育场和徐汇游泳池等场馆大门被疯狂人流冲破,造成多人被踩伤的混乱局面。

 

大家抱在一起,稍有不慎,队就白排了,1992年


为此,多家证券都组织专人绞尽脑汁想办法,最后在集中很多方案的基础上,形成了1992年30元一本认购证的发行方式。认购证仅面向上海市民无限量发行,实行一次发行,全年有效,多次摇号中签,一本认购证可以反复中签。认购证所得收入,除成本外全部捐给上海社会儿童福利实业。

 

很多人都认为认购证一定会非常火爆,但事实并非如此。1992年30元一张认购证并不便宜,要知道,工薪阶层一个月的工资才60块,多了买不起,少了又怕不中签,还有不少人说认购证最后收入是捐给福利社的,认为这是券商想着法子骗钱的。

 

但事实上,大部分上海人都因为错失这次发财机会而终生后悔。随着发行规模、发行数量不断加大,认购证的平均中签率直接最高达到了86.9%,而且伴随着股市不断升温,认购证的价格也不断攀升,直接炒上了天,当时一张没有注明持证人情况的白板认购证,价格直接炒到了上万元。顶峰时,最高达到了3万元一张。当时不少精明的上海人,通过大量身份证不断倒卖认购证,都发了大财,而最出名的,就是用鸡缸杯喝茶的刘益谦。

 

上世纪,在经历改革开放后,上海人的社会价值观,至少经历了三次冲击,第一次是个体户的冲击,第二次是出国潮的冲击,第三次就是股票热尤其是认购证的冲击。


2

 

深圳是我国第一个经济特区。自1980年成立以来,经过十多年建设,已经从昔日的小渔村变成了现代化城市。与此同时,深圳金融业也得到了飞快发展,到了1996年,深圳市金融从业人员已经达到3.5万人。而仅领先于上证所成立八天的深交所,无论在上市公司数量还是交易量等多方面,都能与上证所平分秋色。

 

上海、深圳,谁是改革开放之后的金融中心?这两座城市都卯足了劲暗中竞争,而这种竞争集中反映在证券市场上。对于交易所来说,最重要的指标就是上市公司的数量和市价总额。


到了1996年,上证所前9个月成交额是4893.6亿元,深交所则达到了5739.8亿元,深圳全年交易量首次超过上海。从股价指数看,进入1996年,深证指数从年初的1000点左右,到了9月份,已经突破3000点,全年涨幅为300%。而上证指数只是从550点升到了900点左右,涨幅约为163%,大大低于深圳。

 

1996年9月,在加拿大出差的申银万国证券总裁阚治东,接到公司业务副总裁电话,说上海市政府有关领导来公司现场办公,要求申银万国为推动上海证券市场的发展多做贡献,同时认为公司自营盘子太小,要求扩大规模。

 

回国后,阚治东同主要领导碰了面,领导主要谈了沪深两地证券市场竞争的问题,领导说:“我们不怕竞争,不是说竞争要不择手段,但是竞争一定要有手段。”而具体的手段之一就是通过上海几家主要券商,重点运作好一些对市场有引导作用的股票,把上海股市往前推进。领导引用了当时投资者极为时髦的说法,“高价股看长虹,中价股看陆家嘴,低价股看金山石化”,指出了长虹、陆家嘴、金山石化三家公司股价对上海市场的导向作用。

 

最后,在上海永嘉路上的上海市证券管理办公室的圆桌会议上,领导对各证券经营机构提出三点要求:一是要求方方面面不要松劲,把底部控制在894点至900点之间,然后实现上海证券市场稳步往上推进;二是要求指标股做到稳步上升,其中申银万国证券负责陆家嘴、海通证券负责金山石化、上海国投负责申能股份、君安证券负责四川长虹;三是要做活板块股,二线股也要逐步启动往上推。会议结束前,主管领导讲话打气:“气可鼓,不可泄,我们一定要做到深圳市场大下,上海市场不下,深圳市场小下,上海市场往上。

 

上证指数全年走势,1996年


通过上海市方方面面史无前例的联手努力,上海证券金融市场在深圳的挑战面前逐渐占据上风,喧嚣一时的“深强沪弱”声音逐渐减弱。上海金融中心城市地位再次得到确认,上海金融、证券行业恢复了原先的那种自信和骄傲。

 

不过在1996年12月下旬,国务院联合调查小组突然到了上海,调查证券经营中的违法违规问题。人民日报也随之开炮,文章谈到:“自4月以来,到12月9日,上证综指上涨了120%,深证成分指数涨幅达到了340%,这在国际证券市场上,都是极为罕见的,中国股市明显处于过高状态。”文章要求:“各地方、各部门不能自行其是,干预股市,要与中央保持一致,自觉维护全国集中统一的证券市场管理体质。”


人民日报头版社论《正确认识当前股市》,1996年


文章发出后,引起市场强烈震荡。第二天,上海、深圳股市几乎全面跌停,上证指数从前一个交易日的1110.03点下跌到当日的收盘指数1000.02点,下跌幅度达到了9.91%。至此,《人民日报》也从一家新闻媒体,成了一种股市政策工具,充当着“窗口指导”和“道义规范”的作用。

 

后来,在北京的进一步调查取证下,工商银行上海分行行长沈若雷、深圳发展银行行长贺云,均以拆借证券公司资金罪名被撤职处分。另外被撤职处分还有海通证券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惠珍、申银万国证券公司总裁阚治东、广发证券公司总经理马庆泉等人。但当时上海证券市场的主管领导并没有受处分,而后步步高升,成为了之后上海的显赫人物。

 

有人把《西游记》里的妖怪分为两种,一种是没背景的,一种有背景的。往往,有背景的妖怪最后都被带走了,而没背景的妖怪,则都被孙悟空乱棒打死。都说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3

 

1992年10月,在第一届证监会职工大会上,首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说到:“做我们这个工作,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股市下跌快了,下面有意见,怕被套牢;股市上涨快了,上面有意见,怕影响社会安定;不涨也不跌,上下都会有意见,人家会说你办的不像市场,因此永远是有意见的。”

 

2015年6月低,股灾刚发生的时候,王亚伟、但斌、江晖等十几个私募大佬开了个会,会后发了联合倡议书,大体的主旨就是响应国家号召,全面唱多市场行情,表示要积极参与救市。据说,当时的宁波基金业协会也邀请了游资一哥徐翔,但是被他拒绝了。他不光拒绝了,他旗下的泽熙一期,更在之后的断崖式下跌行情中,两个月内逆势大涨30%。

 

徐翔于杭州湾大桥被捕,2015年11月


逆市薅社会主义羊毛,显然是最要命的。几个月后,在杭州湾大桥上,穿着一身阿玛尼白大褂的徐翔被依法逮捕。除此之外,监管部门也开始了内部大血洗,国信证券管理层被约谈,总裁陈鸿桥在家中自杀,然后救市总指挥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落马,证券市场的老人姚刚也被带走。

 

到了2016年1月7日,在新开年之后的第四个交易日,上证指数连续熔断两次,于上午9:59分,两市暂停交易。当时有个段子比较搞笑,说交易员小明家隔壁老王礼拜一借酱油被撞见后,职业股民阿三隔壁家的老王也开始谨慎起来,周四上午10点就提前过来借酱油,结果裤子还没来得及脱掉,就被休市回家的阿三撞见。

 

上证指数触发两次熔断,停牌收市,2016年1月7日


显然,肖钢主席并没有领会到老领导讲话的精髓——股市风险都是涨出来的。一个月后,2月20日上午9时许,在北京金融街19号富凯大厦,肖钢与即将履新的刘士余在证监会门前握手“交接”。


刘士余上台后,资本大鳄成了扰乱市场稳定的害人精,“价值投资”一跃成为A股投资的指路明灯,贵州茅台的最高价一度达到799.06元,市值近万亿。再其上任的两年期间,上证指数一直保持着稳步慢牛姿势,累积涨幅13%左右,都说刘士余以前是银行出身,连K线是啥都不懂,怎么能做好证监会主席。但事实却告诉你,刘士余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把握,简直是炉火纯青。

 

2018年3月8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获得发审委员全票通过。从2月1日富士康招股书上报起到过会,仅仅用时36天,直接创了A股最快记录。

 

一时间,科技股直接成了新宠。上周五,创业板指数直接旱地拔葱,放量大涨3.53%,一举站上年线。领导说,“18+1”大以后,我国已经步入新时代,新时代肯定要有新气象。目前,监管层之所以力荐“科技股”,主要原因还是过去的权重银行、煤炭、房地产等,俨然已不符合新时代的门面担当,都说政经不分家,炒股你可以不会看K线,但你一定要懂政治。如果说2017年是“价值投资年”,那局座则认为2018年将是“科技腾飞年”。


当然无论是什么年,最终赚钱的,永远都只是少数人。

 

两会期间,有一段视频在网上广泛流传,有记者询问刘士余,对于BAT以及360等回国上市有什么看法,刘士余反问道:“你们觉得是好事吗?”得到肯定回答后,刘士余激动地说道:“那好啊,咱们一起干啊!”

版权声明:本文由入驻中金在线财经号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如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及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
展开全文
财经号小程序

0条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中金登录 微博登录 QQ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举报此人

    X
    确认
    取消

    鲜花打赏 X

    可用金币:0

    总支付金额:0

    您还需要支付0
    我已阅读《增值服务协议》
    确认打赏

    1鲜花=0.1元人民币=1金币    打赏无悔,概不退款

    举报文章问题 X
    参考地址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