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网 Android App IOS
入驻财经号 登录 推广| 客服 |
首页> 股票> 正文

南风股份董事长身背巨债失联 股价暴跌杨家父子股票或遭强制平仓

不会游泳的鱼不会游泳的鱼 2018-05-16 09:21:28 3066
微信订阅该作者
不会游泳的鱼
分享到:
       来源:证券日报

      五月份本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然而对南风股份来说,却变了颜色。自进入5月份以来,南风股份就负面消息不断,董事长失联,重大重组失败,再加上去年表现不佳的业绩在今年一季度并没有明显改善,一连串的打击之下,公司股价暴跌。

自2018年5月7日复牌之后,南风股份连续多日跌停,股价逼近历史新低。截至5月15日收盘,南风股份跌幅已达到39.65%。

《证券日报》记者就上述事件可能造成的影响多次致电南风股份,但是公司董秘办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辗转联系到了公司证券部一位姓陈的工作人员,发去采访提纲,对方表示已收到。但截至发稿日,并没有回复。

1重组失败董事长失联

2018年2月5日,南风股份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两个月后,南风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19.8亿元收购山东大海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大海新能源”)99%股权”。双方为此已经签署了股权收购意向协议,大海集团也做出了交易标的2018年至2020年的累积净利润不低于6亿元的业绩承诺。

2018年4月28日,南风股份还发布公告表示正在积极推进重组,然而就在短短3个交易日后,此次重组宣布告吹。

2018年5月5日,南风股份发布了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暨股票复牌的公告。公司解释重组终止的原因为“双方未能就本次交易的交易价格、交易方式等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重组失败公告日的同一天,南风股份还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在5月3日接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子善弟弟杨子江的通知,因无法与杨子善夫妇取得联系。目前,已向警方报案。

据相关资料显示,杨子善为公司创始人之一,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EMBA)。1999年5月份创建佛山市南海南方风机实业有限公司并一直担任董事、总经理职位。7年前,杨子善从其父杨泽文手中接过董事长一职并续任总经理。在杨子善掌舵期间,南风股份凭借“3D打印”的风口受到市场的关注,公司股价也在2015年“一飞冲天”。

然而公司股价高涨的势头在2017年偃旗息鼓,并相继传出不利消息,如中兴装备副总经理涉嫌污染罪被逮捕、业绩未达标导致商誉减值损失,拖累公司业绩。此外,公司还爆出6年前开始准备的“3D打印”业务至今还未有收入。而公司股价更是在种种不利消息的打击下节节下跌。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3月份至5月份,公司股价大涨期间,杨子善与时任公司董事、高管的杨子江先后在高价位减持公司股票。

其中,杨子江累计减持套现3.57亿元,杨子善累计减持套现1.66亿元,两人合计套现5.23亿元。杨子江还因卖出公司股票达到5%未按照相关规定及时停止买卖并履行权益变动的披露义务而遭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

对于杨子江不惜被处罚也要大手笔减持的行为,不禁让人怀疑其是否早已预感到公司今后的股价下跌。

对于杨子善的大手笔减持,南风股份解释称或与涉及个人巨额债务有关。

5月8日,南风股份在对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表示,公司初步了解到,涉及杨子善除股票质押的个人借款约3.6亿元(未牵涉南风股份),同时杨子善还可能存在冒用南风股份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债务金额约3.8亿元(未经核实)以及其他未牵涉南风股份的个人债务(具体金额不详)。也就是说,杨子善目前涉及的债务至少有7.4亿元。截至5月8日,南风股份在中国银行开立的基本户已经被冻结,公司称不排除与杨子善个人债务有关。

由此看来,杨子善夫妇失联的背后故事还有待探究。目前,董事长失联和重组告吹是否有所关联还不得而知,南风股份表示,董事长失联的原由仍在调查当中,公司目前经营正常。

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南风股份董事长失联,加上重组告吹等一连串的打击,给人一种摇摇欲坠之感。公司股票在此背景下,预计将“跌跌不休”,投资者应对此保持警惕。”

2杨家父子股票存强制平仓风险

董事长身背巨债失联,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失败,多事之秋的南风股份还面临着业绩上的巨大考验。

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受中兴装备未完成业绩承诺的影响,南风股份实现净利润0.30亿元,同比下降67.53%,实现扣非净利润-2.91亿元,同比下降437.60%。同时,公司的销售毛利率也逐年下滑,近三年毛利率分别为35.02%、30.11%、24.20%。而据2018年一季报显示,公司盈利情况并未好转。今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总收入为1.13亿元,净利润为-1777.67万元,扣非净利润为-1795.78万元。公司预计2018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3461.46万元至494.49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5%至95%。

在基本面和消息面均未向好的情况下,复牌后公司的股价也相应的表现低迷。自复牌后,南风股份已经连续多日跌停。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股价跌跌不休,南风股份股价如今仅剩6.82元/股,公司也面临着被强制平仓的风险。

据公开资料显示,杨子善持有公司股票6299.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37%,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为6244万股,质押比例接近100%。

5月9日,南风股份在相关公告中表示,杨泽文质押的股份已触及平仓线。其于5月10日补充质押了80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15.35%。随后,南风股份于5月11日再次发布公告称,杨子善质押给国泰君安的3600万股已触及平仓线。因无法与杨子善取得联系,上述触及平仓线的质押股票存在平仓的风险。若公司股价持续下跌,且无法与杨子善取得联系,其所质押的股票存在强制平仓的风险,而杨泽文、杨子江所质押的部分股票也将触及平仓线。若公司股价进一步下跌,不排除控制权存在变更的可能。

截至目前,杨家父子三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69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3.15%,三人累计质押股份1.18亿股,占三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0.07%,占公司总股本的23.22%。

对南风股份如今的处境,宋清辉表示:“面对如今负面消息的接连打击和困境,南风股份后续应奋力自救,如通过新闻发布会、投资者接待日等形式,阐述管理层对企业未来发展的信心。”

江泉实业股价“深蹲”六成 增持承诺恐成“空头支票”

■证券日报记者 赵彬彬

      江泉实业的股民可谓命运多舛。4年内,4次重组均告失败,大股东两度易主。江泉实业沦为“壳股”,被戏称“不是正在重组,就是在去重组的路上”。伴随着重组或股权转让事项出炉,股价快速攀升,当重组失败,或者股权交易完成,大股东套现离场后,股价又连续下跌,投资者哀鸿遍野。

最近半年多来,江泉实业股价“深蹲”六成。而投资者心心念念的大股东“半年内增持不少于2亿元”的承诺,到目前还未实施,期限渐近,承诺也恐将成为“空头支票”。

1重组四度折戟

从2014年9月份起至今不足4年里,江泉实业经历了4次重组失败和2次大股东易主。直至2018年4月20日,江泉实业第五次重组拉开序幕,据公告显示,此次重组标的涉及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行业,目前公司还在停牌中。

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分析,上市公司资产重组也要审慎,不能搞虚假披露、不能搞“忽悠式”、“跟风式”重组,不能利用重组进行内幕交易,不能借重组炒作股价,损害投资者利益。如果在重大事项中有违法违规行为,还会受到相关部门的处罚。

2018年4月25日,江泉实业原控股股东宁波顺辰、江泉实业原实际控制人郑永刚,因为“筹划控制权转让事项及相关信息披露不审慎,可能对投资者产生误导”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开批评。2015年4月28日,在唯美度借壳江泉实业过程中,因为“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毛芳亮被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通报批评。

2016年8月26日,中国证监会还公开处罚了周继和。在江泉实业重组内幕信息敏感期,周继和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张某业联系频繁,周继和控制使用本人账户及他人账户交易“江泉实业”,获利约1264万元。该行为违反了《证券法》,被证监会没收违法所得约1264万元,并处以约1264万元罚款。

2股价“深蹲”六成

值得注意的是,在江泉实业不断折腾重组的过程中,公司的股价也随之出现大起大落。

2017年5月24日下午,江泉实业停牌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2017年6月13日复牌后公司股价从7.42元/股一路上扬,到9月12日摸高13.80元/股,3个多月股价几乎翻倍。

一众股民指望着新大股东能为江泉实业带来更好的发展,然而希望很快成为失望。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大生农业前脚成为大股东,后脚就把股权质押了。2017年10月31日,江泉实业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过户登记确认书》,大生农业持有公司68403198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3.37%,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兰华升。2017年11月2日,刚刚成为江泉实业大股东的大生农业,就火急火燎地将其持有的6566.71万股股票2年收益权以4.21亿元出售给国民信托,同时还将该部分股权一并质押。

此外,江泉实业还在2018年1月份停牌开始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一个月之后,公司又以“拟收购的资产涉及海外收购,且涉及内地和境外两地上市相关法律法规,交易较为复杂,以及国内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发生了较大变化”为由,终止了本次交易。

一边是马不停蹄的资本运作,一边是不断下滑的经营业绩。4月18日,江泉实业2017年年度报告出炉,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2亿元,同比下降3.81%,实现净利润1258.52万元,同比下降71.75%。继年报之后,公司2018年的一季报更是惨不忍睹,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700万元,同比下降21%,净利润则只有77万元,同比下降达84%。

江泉实业业绩惨淡,股价也一路“深蹲”。从2017年9月13日公告双方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后,江泉实业股价就一路下跌,到本次停牌前,公司股价为5.58元/股,股价“深蹲”约六成,已创下三年来新低。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4月19日,江泉实业股东总户数3.72万户。面对一路下跌的股价,股民悉数因公司停牌被关。

32亿元增持承诺或成“画饼”

股价跌跌不休,大股东一纸增持公告让投资者满心欢喜。

2017年12月7日,江泉实业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深圳市大生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于本公告披露之日起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累计增持金额不低于人民币2亿元。”

有投资者在股吧欢欣鼓舞,更有投资者认为:“这么多钱投进去,可不是来玩玩而已的,长线是金。”

可是,5个月过去了,投资者都没有等来大生农业增持的消息。这纸不低于2亿元增持承诺能否实现被打上了问号,恐将沦为纸上“画饼”。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公司不断延迟增持期限并进行增持风险提示:“本次增持计划实施可能存在因资本市场情况发生变化,导致增持计划延迟实施或无法实施的风险。”有投资者将此解读为,公司大股东在为不增持找借口。更有投资者直斥其忽悠股民。

更令人糟心的是,江泉实业大股东还深陷债务违约泥潭。据媒体报道,今年3月以来,大生农业三笔信托贷款相继出现违约。这三笔信托贷款是由上海华信证券有限公司一款资管计划产品通过万向信托的通道投入到大生农业,资金共计2.4亿元,到期未收到本息。

试问背负2.4亿元违约债务,在江泉实业停牌,增持期限仅剩一个多月的状况下,大生农业将如何兑现其“不低于2亿元增持”承诺?

5月14日,面对《证券日报》记者的询问,江泉实业相关人士回复称:“公司正在全力推进重组事宜,目前没有应披露未披露的信息,对于其它事情自己并不知情。”《证券日报》对此将继续关注。


财经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入驻中金在线财经号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如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及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
展开全文
财经号小程序

0条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中金登录 微博登录 QQ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举报此人

    X
    确认
    取消

    鲜花打赏 X

    可用金币:0

    总支付金额:0

    您还需要支付0
    我已阅读《增值服务协议》
    确认打赏

    1鲜花=0.1元人民币=1金币    打赏无悔,概不退款

    举报文章问题 X
    参考地址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确定